<em id="xltbt"><nobr id="xltbt"><meter id="xltbt"></meter></nobr></em>
      <form id="xltbt"><form id="xltbt"><nobr id="xltbt"></nobr></form></form>

          <sub id="xltbt"><listing id="xltbt"><menuitem id="xltbt"></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xltbt"></address>
            <address id="xltbt"><listing id="xltbt"></listing></address>

            媒體報道

            新聞動態

            媒體報道

            鄒冰松:為而不爭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 2022-04-22 【字體:      

             

            鄒冰松

            鄒冰松(右)在國際會議上擔任主持人。本文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吳佳俊一直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見鄒冰松時的場景。那是大三暑假,吳佳俊來到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以下簡稱高能所)跟隨鄒冰松做“大學生研究計劃”,走到高能所大門口,給鄒冰松打了電話。

              “那時周邊還是土路,鄒老師擔心我找不到地方,便讓我在門口等著。大約幾分鐘后,看到他身穿白色短袖襯衫、米黃色短褲,推著一輛黑色二八自行車走了過來,笑著向我打招呼,然后幫我把行李放在后座上,帶我去住宿點、辦公室?!?/font>

              如今16年過去了,吳佳俊已是中國科學院大學助理教授。鄒冰松則因在強子物理領域的杰出成就,于2021年11月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在吳佳俊心里,“鄒老師外表儒雅溫和,內心卻十分堅定”。

              目標明確,從不“廣撒網” 

              當選院士后,更多的邀約紛至沓來,鄒冰松的手機、辦公室“熱鬧”了起來?!俺伺c我研究相關的,能拒絕就拒絕?!编u冰松說,“院士”也不是什么都懂。

              如今,喧囂漸散,鄒冰松再次走回他的理論物理世界,在辦公室里以思考、交流為樂。他的生活照舊,每天在家吃過早飯,9點到辦公室,晚上10點左右離開。午餐和晚餐在園區食堂解決,一葷一素一碗免費湯。

              “我想干什么?對方需要什么?我能做什么?”鄒冰松是個目標非常明確的人,這樣的思考貫穿于他每一次選擇中,讓他在理論、實驗和計算交叉的物理學領域不斷作出開拓性和突破性成果。

              1980年,鄒冰松考入北京大學。他喜歡核物理,當時這是“冷門”專業,親友因誤解其“有輻射、危險”還曾“勸退”他,但他依然堅定地選擇了這個專業。

              申請博士后時,因想做介子相關理論研究,鄒冰松只給美國、加拿大和瑞士的國際三大“介子工廠”投遞了簡歷。與穩定的電子、質子相比,不穩定的介子實驗更難做,三大“介子工廠”在介子研究方面處于國際領先地位。

              “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想做什么,便聯系相應職位,而不是‘廣撒網’,這樣能讓對方更好地了解你,知道你是有準備的?!编u冰松告訴《中國科學報》。

              1990年,26歲的鄒冰松申請到瑞士國立粒子和核物理研究所(又稱保羅謝勒研究所,PSI)博士后職位,成為國內第一個申請到PSI理論室正式博士后的學者。

              回國亦是如此。上世紀90年代末,北京譜儀運行近10年,積攢的強子譜相關數據量幾乎與國際相當。然而,高能所科研人員卻向鄒冰松表達了擔憂,“分析水平不行,強子譜方面難以出成果,數據也可能會廢掉,你能回來嗎?”

              1998年,鄒冰松決定回國,選擇了高能所。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優勢和目標:與高能所理論物理研究室的粒子場論組、核物理組均有合作;鑒于國外的工作基礎,他自信能夠幫助提高北京譜儀的實驗數據分析水平。

              入職后,鄒冰松迅速組建課題組,提供理論公式和程序,培養物理分析人才,推行先進的全信息協變張量分波分析法,獲得了大批基于譜儀的物理成果產出,使北京譜儀的強子譜物理分析水平上了一個新臺階。

              強子譜分析讓鄒冰松初露頭角,隨后他在國際上率先提出利用衰變開展核子激發態和超子激發態重子譜研究,與北京譜儀實驗組的同事發現了3個新核子激發態。

              那時,中國重子譜研究幾乎不為人所知。2000年,美國杰弗遜國家實驗室組織召開國際會議,鄒冰松帶著最新研究成果報名參加。他作完報告,幾位美國教授立馬找到他,驚嘆“沒想到在中國能做這樣的研究”。

              鄒冰松所開創的重子譜研究新項目,使我國在重子譜這一國際物質微觀結構研究的前沿領域占有了一席之地。

              一片充滿冒險的廣闊天地 

              很多公開場合介紹鄒冰松時稱他為“理論物理學家”,但他更愿意把自己看作是理論與實驗的“橋梁”。

              前往PSI之前,鄒冰松原本想繼續博士生時從事的理論物理研究。然而,到PSI不久,他找到了更喜歡的研究。

              PSI坐落在阿爾卑斯山腳下,毗鄰歐洲核子研究中心——它擁有目前世界上最高能量的大強子對撞機等全系列的粒子加速器系統。在這里,鄒冰松第一次感受到來自粒子物理實驗與理論互為協作的沖擊。

              鄒冰松的博士后導師同時也是蘇黎世大學教授,他們與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新興低能反質子實驗開展合作,經常組織討論會,鄒冰松主動參與?!靶屡d實驗畢竟沒有長時間積累,有一定的冒險性,但肯定會出新東西?!崩碚撆c實驗密切結合,成了鄒冰松的新興趣,一直堅持至今。

              找到熱愛的方向,并樂此不疲,鄒冰松也時常這樣教育學生。鄒冰松從不“push”學生,大多時候教導他們要對科學有興趣,因為只有內在驅動才會更加積極主動,“只有自己想做,才會有更好的發展”。

              兩年后,“為了與實驗聯系更密切”,鄒冰松申請到了英國倫敦大學QMC—盧瑟福實驗室研究助理職位。在這里,他加入了歐洲核子研究中心低能反核子實驗國際合作組,負責做實驗數據的理論分析。

              鄒冰松與合作者采用符合實驗數據的新處理方法,重新分析了低能反質子相關實驗的數據,推翻了6個國際合作組過去的分析結果,根本性改寫了原來的輕標量介子譜。

              “對實驗不了解,或對相關理論缺乏了解,做出的數據分析結果常會出錯,因此,理論與實驗結合非常重要,這方面人才也非常缺乏?!编u冰松看到了這片廣闊天地,并試圖填平兩者之間的“溝壑”。

              作為一名理論物理學家,鄒冰松認為,“超前的原創理論必不可少。思考實驗當下做不了的原創思想,需要好奇心驅動的自由探索”。

              不過,這類研究更難。鄒冰松最有影響力的發現之一就是,提出了超出經典夸克模型的重子五夸克成分新見解,預言了一類隱含重味的五夸克態,并于2015年至2019年被LHCb實驗觀測確證。這項研究他花費了近10年的時間。

              吳佳俊參與了這項工作。他回想起投稿經歷時告訴《中國科學報》,一開始,他們把這一成果投給物理學頂尖雜志《物理評論快報》,被拒絕發表。一條評審意見是“太早了,距離能做實驗還需5年” 。

              “理論就應該走在實驗前面?!彼麄冋f服了雜志編輯,最終得以發表?!拔覈趶娮游锢眍I域已經走到了世界前沿,鄒老師帶領的團隊是最重要的力量之一?!?/font>

              在鄒冰松看來,理論物理研究一定要有好奇心驅動的自由探索。諾貝爾獎大多頒給提出原創思想的人,比如“上帝粒子”黑格斯粒子的發現?!八伎家恍嶒灝斚伦霾涣说臇|西,允許一小部分人自由探索,支持一批有夢想的人做最原創的研究?!?/font>

              驅動力不是“push”來的 

              鄒冰松的學生群里流傳著一張照片——凌晨1點,清冷的道路上只有鄒冰松一人,昏黃的路燈映襯著他回家的背影。

              “鄒老師特別勤奮,晚上8點以后去找他,他基本都在?!眳羌芽≌f。那時,鄒冰松已擔任理論物理所副所長,白天忙行政事務,晚上繼續做研究。

              在鄒冰松看來,熱愛便不覺得累,“如果你真的對科學感興趣,沒有條件也會創造條件”。其實,這種“吃苦”精神在他兒時就得以鍛煉。鄒冰松不疾不徐,崇尚“為而不爭,上善若水”。

              “紳士、儒雅”,提起對鄒冰松的印象,理論物理所的人脫口而出。這幾乎也是所有人第一次見到鄒冰松的感覺。在吳佳俊的印象中,鄒老師從未跟學生們紅過臉,“‘怎么這么長時間還沒完成’可能是他說的最嚴厲的話”。

              吳佳俊記得,只要鄒老師在所里,你隨時隨地都可以去找他。不過,鄒冰松的要求高于博士生畢業標準,“他會早早地給學生定下培養計劃,指明方向,布置課題。這種培養方式激發了學生們的主觀能動性”。

              鄒冰松的3個孩子全都考入了北京大學,但對待孩子,他也從不“push”,充分尊重他們的興趣選擇。有時面對孩子似乎有些“不上進”的提問,鄒冰松覺得“沒問題”,是金子總會發光。

              他與從事生物類研究的夫人從未打罵過孩子,從小培養他們的獨立意識。他們沒有專門費心讓孩子上更好的重點小學,而是選擇就近上別人眼中比較一般的學校;送孩子上托管班,自由選擇興趣小組;從不督促寫作業,不安排放學之后的補課;大學選什么專業、留學上哪個學校,全程由孩子自己操辦……

              “我們家基本上是晚上10點后才聚齊,白天都各忙各的?!弊鳛橐幻蒲腥藛T、課題組長,鄒冰松平時有繁忙的科研工作,但接送孩子、開家長會、與老師的交流溝通幾乎都不缺席。

              如今,3個孩子中只有一個學自然科學?!八麑W了生物物理學,我們現在就指望老三成為科學家,希望能超越我們倆?!编u冰松笑著說。

            本報記者 韓揚眉 《中國科學報》 (2022-04-21 第4版 人物)
            附件下載:
            欧美另类杂交a,特黄作爱又粗又硬又大片,她高耸的双乳诱人的粉色奶头

                <em id="xltbt"><nobr id="xltbt"><meter id="xltbt"></meter></nobr></em>
                <form id="xltbt"><form id="xltbt"><nobr id="xltbt"></nobr></form></form>

                    <sub id="xltbt"><listing id="xltbt"><menuitem id="xltbt"></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xltbt"></address>
                      <address id="xltbt"><listing id="xltbt"></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