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zptpv"><address id="zptpv"></address>
<form id="zptpv"></form><form id="zptpv"><th id="zptpv"><th id="zptpv"></th></th></form><noframes id="zptpv">
<noframes id="zptpv">

    <address id="zptpv"><listing id="zptpv"><progress id="zptpv"></progress></listing></address><address id="zptpv"><address id="zptpv"><listing id="zptpv"></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zptpv"><address id="zptpv"></address>
    <address id="zptpv"><listing id="zptpv"></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zptpv">
      訪問分析 | 移動版
      檢索
      高級檢索

      哈爾濱獸醫研究所揭示弓形蟲重要藥物靶細胞器蛋白轉運機制

      2021-08-11 08:34:00 來源: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近日,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在弓形蟲重要藥物靶細胞器蛋白轉運分子機制的研究中取得重要進展,揭示了參與頂質體蛋白轉運的關鍵分子。相關研究成果在線發表在《mBio》上。 

       

      弓形蟲編碼SNARE蛋白的亞細胞定位分析 

        據賈洪林研究員介紹,頂復門原蟲的頂質體被認為是主要的藥物靶細胞器。多數弓形蟲頂質體蛋白由蟲體基因組轉錄翻譯后運輸到頂質體,但這些頂質體蛋白轉運并進入頂質體的途徑仍未知。 

        本研究揭示了弓形蟲中一系列具有重要功能的SNARE家族蛋白,包括:協調內質網的獨特的Qc-SNARE(TgStx19);TgGS27(Qb)對高爾基體的生物發生至關重要; TgStx10 (Qc), TgStx12(Qa)和TgVAMP4-1(R)駐留于細胞內體樣間室,影響蟲體的入侵和逸出能力。最重要的是,本研究發現了一個定位于弓形蟲頂質體最外層膜的R-SNARE (TgVAMP4-2),條件敲除TgVAMP4-2可阻斷核編碼頂質體蛋白進入頂質體內。本研究揭示了SNARE蛋白在真核生物內共生細胞器囊泡運輸過程中發揮作用的關鍵分子機制,對理解內共生細胞器生物發生的分子機制和弓形蟲藥物的開發具有重要意義。 

        本研究得到“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專項(2017YFD0501304)、中國農業科學院創新工程項目的資助。 

      主辦單位:中國獸醫藥品監察所(農業農村部獸藥評審中心)
      地址:中國北京中關村南大街8號
      總機:010-62158844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441號
      ICP備案號: 京ICP備05046798號
      郵編:100081
      傳真:010-62150639
      工商注冊標號: 010102001080900288
      網站維護:中國獸醫藥品監察所 信息處
      網站保留所有權,未經允許不得復制鏡像
      免费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