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nnb5d">

    <noframes id="nnb5d"><form id="nnb5d"><nobr id="nnb5d"></nobr></form>

    <address id="nnb5d"><listing id="nnb5d"></listing></address>
    <listing id="nnb5d"><listing id="nnb5d"><menuitem id="nnb5d"></menuitem></listing></listing>

    【建黨百年】百年初心——老黨員故事:何祚庥早期入黨體會

    來源: 時間:2021-05-17

      2021年

      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

      100年披荊斬棘

      100年風雨兼程

      為喜迎黨的百年華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傳承紅色基因,弘揚科學家精神,持續深化拓展“增添正能量 共筑中國夢”主題活動,我們現推出"建黨百年"欄目,歡迎大家關注~
     

      早期入黨體會 

      何祚庥在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全所黨員大會的報告 

      (根據錄音整理) 

      人物簡介 

      何祚庥(1927—)粒子物理、理論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共黨員。1947年在清華大學加入中國共產黨地下黨組織,1951清華大學畢業后在中共中央宣傳部工作,又先后在中科院原子能研究所、二機部九院、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工作,曾任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副所長。 

      長期從事粒子物理研究工作。1959年,被國家派往杜布納聯合原子核研究所,參與國際合作的粒子物理研究。1960年冬回國,從事“乙項任務”,亦即有關氫彈理論的研究。當時在杜布納聯合核子研究所工作的三個青年共產黨員,何祚庥、呂敏、周光召在中蘇關系破裂,蘇聯撤退專家后,在中國的戰略武器研究面臨困難時,三人曾共同打報告申請回國參加了核武器研究。核武器的研制成功,讓世界刮目相看,讓中國毅力世界東方,也實現了自己“救中國”的入黨初心。后來,參加了著名的“層子模型”等研究工作,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1982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曾任第八屆、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 

     文章背景 

     以下是2020630日何祚庥在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全所黨員大會上的報告(根據錄音整理),分享讀者。2020630日,為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9周年,應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黨委之邀,為全所黨員做了專題黨課報告,講述了新中國成立之前,作為一名熱血青年加入中共黨組織的故事。半個多世紀以來,自己不斷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提升自己的認識,還撰寫了一部《何祚庥論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我們學習馬克思主義,研究馬克思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執行馬克思主義,這個是終身探索的事情。共產黨員就是要不斷地去學習,不斷地總結經驗。希望年輕的朋友們,共同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這個奮斗終身是指一個大目標、大理想,要我們大家來共同支持它、豐富它、發展它。 

     文章正文 

     今天,根據所黨委的安排做這個報告,之前在支部會上給同志們講過,做了一些準備,把我過去在整黨時的檔案找了出來。這個檔案并不是我入黨時的檔案。我是在1947年清華大學讀書時加入的中共地下黨組織的,那個時候沒有入黨志愿書,檔案中這份《中國共產黨黨員登記表》是我1951年在中共中央宣傳部工作時填寫的,與我的入黨時間整整相差了4年。 

      如果有人問我,解放前入黨是否宣誓過?黨章、黨綱怎么樣?我可以告訴你,我在解放以前加入的地下黨時手續很不完備,黨章和黨綱也沒有好好看過。解放以前的黨章,是一個縮小的用蠅頭小楷抄寫的手抄本,整個清華大學可能只有一本。因為在國民黨統治時期,黨章是絕密的。當地下黨組織要發展某某入黨了,就借來給你看一下,時間非常倉促,也無法仔細去看,然后就收走了。 

      今天我們講擁護黨章、黨綱,那個時候叫做“承認”黨章,不要求你懂得黨章,只要求你承認黨章。因為一個新入黨的地下黨員,無法弄懂章程的一切細節。所以我在入黨的時候是“承認黨章”。只是在1951年,參加中央宣傳部組織的整黨學習。 

      我認識共產黨是從參加當時地下愛國青年組織開始的。首先是參加了清華大學地下黨領導的,一個由追求民主和進步的青年組成的地下組織,民主青年同盟,這相當于地下的共青團。那個地下青年團,從形式上看,很像是民主同盟的青年組織,實際上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一個青年的組織。我在民主青年同盟里還曾是負責人之一。因為我參加了學生運動,參加了反蔣反美的斗爭,人家看到我表現很積極,還不錯,然后就問我愿不愿意加入共產黨,我說愿意、贊成,于是就加入了地下黨組織。在那個時期入黨不是由人們申請入黨的。因為那時根本不知道誰是共產黨,不知道向誰申請。1951年,我到中央宣傳部工作后,學習的機會多了,這才真正認識了中國共產黨。 

      如果問我入黨的時候懂不懂馬克思主義?這根本就不可能真正懂得什么是馬克思主義。當時的地下黨也沒有幾個人懂得。那時學習到的一點認識也是極其膚淺的。我最初接觸到的馬克思主義是從蘇聯教科書里學到的。我在上海讀書的時候,那時的蘇聯領館出版了一本由里昂捷夫撰寫的《政治經濟學》。這本書并沒有“馬克思主義”的冠名,是蘇聯領館發行的由他們的外文出版局出版的翻譯成中文的一本教科書。 

      所以在哪一時期,你如果問我,什么叫做共產黨或者共產主義運動?我們僅僅知道共產黨是一個優秀組織,就是“愛國、愛民、救國、救民”,是為中國人奮斗的,這是非常明確的。為什么我認為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是對的,共產主義理論是對的。在我的《中國共產黨黨員登記表》里寫著“已經在蘇聯的建設中得到了充分的證明”,這是那一時期的認識。但是,到了1999年蘇聯也解體不存在了。 

      所以,雖然我們加入共產黨,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必須不斷學習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必須不斷學習共產黨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新發展。共產黨的理論是不斷發展、不斷前進的,應該由所有的共產黨人都來參加,需要共同討論、學習、研究、直至發展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在現時代這一理論上的大發展現在已經變成非常必要的事情了。 

      就拿中國共產黨建黨學說來說,早在參加中國革命勝利前后,我們全黨上下,學習的建黨學說,是劉少奇《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但到了文革時期,卻被稱為“黑修養”而打倒。而林彪在當時還提出一個“四個偉大”的理論。一直到“九一三”事變發生,林彪出逃蘇聯,在蒙古的溫都爾汗墜機身亡!于是,全黨上下都認為“四個偉大”,是完全錯誤的理論。這都是當初參加共產黨時,完全沒有想到的重大歷史事件! 

      所以,我想告訴大家的是,雖然我們參加了共產黨,也擁護共產黨黨章,但是我們有成功、有失敗、有正確、有錯誤,這是全黨歷經挫折共同認識到的,重大歷史教訓。所以如果是真正為了共產主義奮斗終身的話,就需要不斷學習,不斷總結經驗,不斷發展共產主義的學說。 

      什么叫做共產主義?早年學習的知識是八個字,“各盡所能、按需分配”。而在許多人的解讀中,又往往只講“按需分配”,卻很少談實現“按需分配”的前提,是“各盡所能”。至于“按需分配”,又往往解釋為到了共產主義,你要什么就有什么。這種理念根本就是不對的。對于社會主義又有一個“公式”,是“各盡所能、按勞分配”。這個“公式”,是斯大林提出來的。斯大林在1931年與德國作家路德維希的一個談話里,首次提出“各盡所能,按勞分配”,現在我們還用這個詞。但是這個“按勞分配”的“勞”,在那個時期所談的“勞”,卻不包括“知識分子”的“勞”。斯大林在1952年寫的一篇關于《蘇聯社會主義的經濟問題》的文章里講到,“產生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之間的對立的經濟基礎,是腦力勞動者對體力勞動者的剝削”。這一論斷與我們從事科研工作的知識分子來說,其關系太大太大。原來在傳統的社會主義理論里面知識分子并不是“勞動者”! 

      所以,我們中國共產黨人早年采取的政策,就是要“爭取、團結、教育和改造”知識分子?;蛘哒f知識分子,一直是教育對象、改造對象。這個提法一直延續到了文革以后。直到1978年的“科學大會”召開,鄧小平同志在科學大會上提出了兩個鮮明的主張,第一個主張叫做“科學技術是生產力”,后來,又叫做“第一生產力”;第二個主張是講“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這對我們的工作影響很大很大。我們中國科學院,是知識分子,特別是高級知識分子集中成堆的地方。我們理論物理研究所,沒有工人,沒有加工廠,也不從事生產勞動。如我們研究所寫的理論文章,大多與實際的生產沒有直接的關系。知識分子將如何實現“按勞分配”?又如何計算知識分子的勞動量?這需要在馬克思理論中有新的回答。 

      最近我和慶承瑞一起合作寫了本書,《何祚庥論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這是一個“增訂本”。書很厚,有600多頁。同志們有興趣,愿意讀的話,可送給朋友們一本。關鍵的問題,就是說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還要引入知識分子的腦力勞動的貢獻,還要吸收新古典西方經濟學的科學成就。為此,我們提出了一個新的理論,就是“勞動×知識=效用”的新勞動價值論。 

      在今天的新時代當中,怎么來回顧我們當初的初心,回顧我們一生?我覺得,不僅是學習,或復習前人向我們介紹的現成的馬克思主義理論,還要總結過去歷史上成功和失敗的經驗,找出原因,繼續研究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理論。而且,還必須動員全黨都來學習,討論和總結、研究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也是不斷深化和不斷發展的。不可能認為現時代發生的大問題,馬克思早就給你做了回答!我們也不可能為“孫子”打包票,說我們這代人的認識和理解,就是可以適用于子孫萬代的。有不少人談共產主義應怎么怎么建設?其實。這完全是后代子孫們才能回答的大問題?,F在連社會主義怎么建設,還沒有完全搞清楚! 

      所以,我想告訴各位的是,什么叫做共產主義的問題,是需要大家共同去研究,共同探討。而且我想說的,這個大問題還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就能做出完整的回答。也就是說,我們學習馬克思主義,研究馬克思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執行馬克思主義,這個是終身探索的事情。 

      共產黨員要不斷的去學習,不斷的總結經驗,這就是我加入共產黨的小小體會。希望年輕的朋友們,本著這個意思,大家共同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這個奮斗終身是指一個大目標、大理想,要我們大家來共同支持它、豐富它、發展它,把未來的事情看的遠一點。 

     

      2020630日何祚庥院士作報告 

     

    中科院離退休干部工作局 https://mp.weixin.qq.com/s/UvXTLYmgyzHeHYPRZ2CQOw

    附件下載:
    看全色黄大色大片免费99

    <noframes id="nnb5d">

      <noframes id="nnb5d"><form id="nnb5d"><nobr id="nnb5d"></nobr></form>

      <address id="nnb5d"><listing id="nnb5d"></listing></address>
      <listing id="nnb5d"><listing id="nnb5d"><menuitem id="nnb5d"></menuitem></listing></listing>